2001年4月21日 张君李泽军等14名罪犯被判死刑
    2001年4月21日, 张君、李泽军特大系列抢劫杀人案分别在重庆市、湖南省常德市公开进行一审宣判。张君、李泽军等14名罪犯被依法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他4名犯罪分子被判处死缓和无期徒刑。
      张君、李泽军特大系列抢劫杀人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罕见的暴力集团犯罪案件。自4月14日起,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湖南省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对张君等18名被告人依法进行了公开审理。除张君拒绝法院为其指定的律师,自己行使辩护权外,其他被告人都各自委托或由法院指定的律师作为辩护人进行了辩护。法庭依照法定程序进行了法庭调查、法庭辩论和被告人最后陈述。公诉机关举示了大量物证、证言、鉴定结论、勘验检查笔录等证据。张君、李泽军等对自己犯下的抢劫、故意杀人、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等罪行均供认不讳。
      法庭经审理查明,张君及其同伙作案时间长,次数多,手段极其凶残、狡诈,气焰极为嚣张,给社会造成了极大危害。自1991年6月至2000年9月,张君单独、伙同或组织、指挥李泽军等人,在重庆、湖南、湖北、云南、广西等地持枪持械抢劫、故意杀人、抢劫枪支弹药22次,致28人死亡、5人重伤、15人轻伤、2人轻微伤,劫得财物价值人民币536.9万元,抢劫出租轿车5辆、微型冲锋枪2支及子弹20发,有组织、有计划地制造了一系列骇人听闻的重大、特大刑事案件。
      对张君、李泽军特大系列抢劫杀人案的公开宣判,体现了司法机关依法从重从快严惩严重刑事犯罪分子、坚持“稳、准、狠”打击各类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犯罪活动的坚强决心,表达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强烈愿望。

    相关链接:
        “杀人恶魔”的末日
        ——张君、李泽军特大系列抢劫杀人案庭审纪实
      在渝、湘、鄂等地,一个行凶抢劫、杀人如麻的犯罪团伙曾经猖狂一时。
      28个鲜活的生命被残暴地杀害,20名无辜者在痛苦中呻吟,上百颗受伤的心灵在滴血,近600万元财物被疯狂地劫掠……张君、李泽军抢劫杀人团伙犯下的桩桩暴行,令人发指,骇人听闻。
      2001年4月14日至17日,在重庆和湖南常德两地同时进行的审判中,面对末日来临,狂妄的张君一伙终于在法律和正义面前低下了头。
      在“严打”向不法之徒全线出击的时候,对张君、李泽军这伙杀人狂徒的严审严惩,不啻是一声嘹亮的进军号角。
      凶残暴虐  罪恶滔天
      审判台上,庄严的国徽高悬。
      4月14日,一个普普通通的休息日,但在山城重庆和湖南常德却是万众瞩目的一天。上午9时,罪行累累的张君、李泽军抢劫杀人团伙18名被告人,分别在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和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被押上了正义的审判席。他们被指控的罪名多达6项:抢劫罪、故意杀人罪、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非法运输枪支弹药罪、私藏枪支弹药罪和包庇罪。
      提起公诉的重庆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和常德市检察院,都拿出了厚厚的起诉书,加起来多达70页3万多字,上面记录了张君、李泽军抢劫杀人团伙的滔天罪行:
      从1991年到2000年9月,张君单独或纠集李泽军等人,大肆进行有组织、有预谋的持枪抢劫、故意杀人犯罪活动。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出租车、抢金店、抢银行、抢运钞车……恶行步步升级,制造了重庆“6·19”抢劫银行杀人案、常德“9·1”抢劫运钞车杀人案等一系列特大恶性案件,严重破坏了社会治安秩序,给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造成了极大危害。
      杀人如麻,可谓张君一伙的真实写照。张君声称:“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杀死几个人算什么?”所以,在张君作案的过程中,他肆意开枪,滥杀无辜,少则一枪,多则数枪。他还要求手下对经警、民警要专打头部,并必须补枪。在常德运钞车大劫案中,张君一伙杀死7人打伤5人,出纳员李敬身中8弹,经警肖卫东身中5弹……案发现场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面对检察机关出示的一张张血淋淋的证据,旁听席上不时发出阵阵惊呼。
      胆大妄为的张君、李泽军一伙气焰嚣张,作案频率极高。在1998年12月19日晚至次日凌晨仅几个小时之内,他们持枪抢劫、故意杀人作案3起,让3个幸福的家庭失去了父亲和儿子;而在2000年8月15日至9月1日短短半个月里,他们在常德竟连续持枪抢劫、故意杀人作案4起,杀死11人、打伤5人。
      为了让同伙对自己死心塌地,张君定下“门规”:入伙先“手上沾血”!于是,一个又一个无辜的生命,成了“活靶”。1998年10月,张君为了让同伙陈世清和赵正洪身负命案以对他惟命是从,从劳务市场上骗来了年仅19岁的王志刚。李泽军、赵正洪先后用铁锤猛击王志刚的头部。恐其不死,张君又让陈世清再扎王志刚几刀。陈世清问扎多少下,张君居然回答:“搞个吉利数吧,就扎8刀!”2000年7月,张君的情妇全泓燕在他的教唆下,不顾面前那个陌生的小伙子哀求的眼神开了枪……而这个被他们当“枪靶”的小伙子彭成辉,也是被张君从劳务市场骗来的,与他们无冤无仇、素昧平生。
      在常德运钞车大劫案后,张君一伙劫得两支微型冲锋枪,武器装备得到了加强,犯罪“胃口”也越来越大。在公安机关抓获他们时,张君一伙已经开始着手策划实施抢劫更大的目标:常德安乡县农业银行金库、昆明市珠宝店、上海市城隍庙黄金市场……如果不是公安机关及时破案,不知又有多少人惨遭杀害,不知又有多少国家和人民的财产遭到劫掠。
      “张君一伙罪行累累,判十次死刑都不够”
      法庭内,不法之徒受到正义的审判;法庭外,当地群众早早从四面八方赶来。骑在父亲肩上观看的4岁重庆小男孩陈尚宇,用稚嫩的话语道出了大家的共同心声:“我来看坏人受审!”由于旁听座位有限,重庆第一中院和常德中院的门口被数千名群众围得水泄不通。
      38岁的林洪玫和她74岁的婆婆黄仲素老人一大早便赶到了重庆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年前,林洪玫的丈夫、出租车司机罗运洪便在“6·19”抢劫商业银行朝东路储蓄所一案中,惨死于张君的枪下。
      丈夫的意外去世,让林洪玫觉得“天都塌下来了!”原本十分幸福的家庭,突然陷入了长久的悲痛。一年来,林洪玫夜夜难寐,体重一下子掉了5公斤。婆婆哭得眼睛都快瞎了,身体日渐虚弱。最令人担心的是13岁的小罗坤,由一个爱说爱笑的孩子变得沉默寡言。只要电视上报道张君案,他便哭着闹着关电视,不愿见到杀死父亲的人……
      “我就希望看到张君被判死刑!恨不得立即执行!”瘦弱的林洪玫说这句话时几乎是咬牙切齿。
      张君一伙,让亲人分离,永不能聚!这是何等的不幸!亲眼看到法律严惩凶手,告慰惨遭不幸的亲人,这成了生者最大的心愿。
      在常德运钞车大劫案中殉职的经警肖卫东的妻子李菊梅带着9岁的女儿赶来了。孩子手里还举着她为爸爸画的素描像。李菊梅满脸泪痕地说:“张君这伙人被枪决,我都不解恨。一枪打死他们也不能抵偿他们的罪恶!”
      在重庆商业银行抢劫案中被枪杀的女职员张劲的父亲张德贵不顾高血压赶来了。他悲愤地说:“我想亲口质问张君,为什么要打我女儿三枪?”
      6年前被张君亲手枪杀的王礼明的妻子何兴凤从铜梁赶到了重庆市。她带足了衣物盘缠,她说:“我就是想亲眼看见张君的下场!”
      被害经警王建国的父亲、母亲、岳父、岳母,还有他的妻子周丽君和孩子,一清早就出门,全部赶到了法庭外。他们痛哭流涕:“我们早就盼着这一天了!”
      参加旁听的重庆市人大代表、一级律师周厚熙激动地对记者说:“张君一伙的确罪行累累,判十次死刑都不够!他们手段极其残忍,造成的社会影响极坏,民愤极大。不但重庆老百姓,全国老百姓对此案的审判都非常关注。对他们依法严惩,人民群众拍手称快。”
      “我请求审判长判我死刑”
      自知罪孽深重的张君,拒绝请律师为自己出庭辩护。
      而张君那些在抢劫杀人时凶相毕露的同伙们,此时面对可能到来的不归路,再也顾不得往常的义气,开始“狗咬狗”装可怜,纷纷供称是在张君的胁迫之下参与犯罪的,以此推脱罪责。
      的确,张君的凶残不但对无辜者,即使对同伙也不放过。他杀死的第一个人,便是同伙刘保刚。当时,他们携带自制短枪共同抢劫。而刘保刚在抢劫中脚被击伤,血迹留在了现场。于是,为了保全自己,张君杀人灭口。张君在法庭上这样供述:“没办法!不杀死他,警方迟早会找到我头上。谁成为我的障碍,我就毫不犹豫杀死谁。”
      其实,张君心里很清楚:他走上的是一条不归路!他曾多次供述:“我活着也不踏实!一天到晚提心吊胆的。从第一次杀人我就知道,迟早会有一天要落入法网。”
      审判台上,庄严的国徽高悬;被告席上,面对血泪控诉,罪恶的心灵开始忏悔……
      4月16日下午3时30分,依照法律程序,法庭准许张君为自己进行自我辩护。张君声音哽咽地说:“我为自己没有什么可辩护的。我向那些被我杀死的人和他们的家庭说声对不起!真心地对不起!我请求审判长判我死刑!”
      而在当天晚上审理的附带民事诉讼中,面对枪杀儿子的凶手张君,74岁的老婆婆黄仲素更是悲愤难抑,哭着大喊:“你还我儿子!我要为儿子报仇!”
      此时此刻,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张君竟然捂着脸痛哭不已……
      在最后陈述时,常德的7名被告人全部表示认罪服法。李泽军,这位昔日的“冷面杀手”脸上是深深的悔意:“我犯的是滔天大罪!为了表达我有认罪的诚意,为了表示对死者和他们的家属的歉意,我请求法院判我死刑,立即执行。”而另一位杀人魔头陈世清同样很后悔:“上了贼船就下不来了!我是自作自受。我对不起我的亲人,更对不起受害者。”就连一直为自己辩解和开脱的许军,也“愿以生命为代价”,求得死者的宽恕。
      除恶务尽!“严打”顺民意、合民心
      在这象征着法律和正义的审判庭内,人们亲眼目睹了一个罪大恶极的犯罪团伙罪恶历史的终结。为了这一天的到来,为了告慰被害人的在天之灵,为了那些被害人的家属和所有善良的人们早日看到正义的伸张,广大的公安干警、人民检察官、人民法官,都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和汗水:
      在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下,公安机关经过严密侦查,于去年9月至12月在重庆、湖南等地将张君一伙全部缉拿归案,彻底摧毁了这个作恶多端的犯罪团伙。重庆、湖南、湖北以及北京等地公安机关的联手行动、相互配合,对抓获张君犯罪团伙起了关键的作用。
      亲手抓获张君的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文强告诉记者,抓获首犯张君,警方未发一枪一弹,未伤一兵一卒!取得这样的胜利,与警方多年的艰苦侦查直接相关。据统计,仅2000年“6·19”案以后,重庆警方就排查流动人口150多万人,比对指纹238万余枚。而在湖南,警方也为破获此案做了大量艰苦的工作。仅常德警方就在运钞车劫案发生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对11067个举报线索全部进行了排查。
      为了将罪犯早日送上审判席,人民检察官们依法快捕快诉。重庆市检察院第一分院组织精兵强将成立了8人的专案组,而常德市检察院也抽调了优秀的公诉人组成了7人的公诉团。两地检察院用于出庭的案卷多达108本,有3米多高,近180公斤重。两地检察院都使用了直观而生动的多媒体举证、示证系统,向法庭出示证据近2000个。案件从公安机关移送起诉后,重庆市检察院第一分院仅用25天便依法提起了公诉,比法定的一个半月期限大大提前。
      这次案件的审判有一个特点:一案两地审,相互关联。两地法院在确认证据、认定事实情节和定罪量刑的各个审判环节中,都应该达到协调一致。这对两地法院的审判水平和审判质量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两地的法院都拿出了强有力的审判阵容,加班加点为庭审作充分的准备,共制作庭审提纲近200页。重庆市第一中院在接到检察机关的起诉书后,立即组成合议庭,仅用了15天时间便正式开庭,比法定期限缩短了整整一个月。
      从头至尾参加了4天庭审旁听的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汉寿县血防医院医生邓威特告诉记者:“老百姓都在翘首以待!想看一看这些杀人狂的下场。再不‘严打’,黑恶势力就不得了了。我们希望‘严打’积极深入地开展下去,给我们老百姓创造一个安定祥和的生活环境。”
      4月21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和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对张君、李泽军特大系列抢劫杀人案进行公开宣判,一审判处张君、李泽军等14人死刑,另有2人死缓、2人无期徒刑。这就应了一句老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版权所有  地球城  京ICP证050653号  京ICP备11000697号
盾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