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4月21日 京剧表演艺术家方荣翔逝世
    方荣翔1925年生,8岁即投身梨园,16岁拜著名京剧艺术家裘盛戎为师。10年苦读之后,就在朝鲜前线的战壕里,为那些为正义而流血牺牲的最可爱的人演唱。尔后,他继续守道不阿,苦心钻研,认真继承裘派艺术的精华,及至炉火纯青,成为当代裘派艺术的最佳传人。
      方荣翔即使在“文革”时期,自己的老师也被打成黑帮,扣上“反动权威”的帽子,传统戏已被“斩尽杀绝”那样的逆境里,方荣翔仍然不背离师长,不放弃对传统艺术的研习。因此,裘盛戎在1971年含恨即将辞世时,亲自把于艰难中仅存的手表摘下来,连同陪伴了自己一生的“行头”传赠给方荣翔。方荣翔果然不负师望,在“浩劫”过去之后不久,他很快就能把裘派艺术那含蓄而深沉的韵味,那种巧妙结合运用鼻腔、胸腔、头腔与颚腔所发出的特殊美妙的声律成功地再现在舞台上,从而填补了由于裘盛戎过早谢世而造成的京剧艺术风格流派品种中的重大缺憾。因此,方荣翔每次演出,剧场门前总是车水马龙。
      1985年方荣翔在朋友家作客时,曾经有过一个非常幽默的回答:“要架子干么?又不唱‘架子花’。是凭艺术纳人,不是架子纳人。”写海报,他坚持不许加“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的头衔,他说他喜欢“裘派传人”几个字。艺术家是不能脱离人民的。方荣翔这个信念,老而愈笃,至死不渝。1989年4月14日,在医院就医的方荣翔病情已很严重,面对专程探望的弟弟,他却乐天安命,雄风不减:“你放心,我会复原的。等我出院,就带王海波(新收的台湾女弟子)和《省京》下去。我少演,让海波多演,带带她。适应了,再到北京,参加建国40年庆祝演出,你看行不行?”7天以后,他就溘然长逝,留下了一个永远的遗憾。
版权所有  地球城  京ICP证050653号  京ICP备11000697号
盾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