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1115”特别重大火灾事故纪念馆

档案资料

您的位置 : 档案资料 >> 文章内页
上海火灾现场:每个房间都在烧 外墙窗户被烤爆
发布时间:2010-12-02 05:44

上海火灾现场:每个房间都在烧 外墙窗户被烤爆

昨天,消防队员救出被困的老人。早报见习记者 苗奥 图

  生死4小时:每个房间都在烧 外墙窗户被烤爆  

  早报记者 沈靓 史寅昇 周宽玮 余梁意 刘哲瑜 毛家蔚 屠俊 杨静 陈斯斯 李燕 顾文剑 早报见习记者 胡宝秀

  在这个深秋的上海,昨天静安区一栋高层公寓突如其来的大火,让全上海悲怆不已。

  昨天14时15分许,上海静安区胶州路728号的一幢28层高住宅楼失火,数十辆消防车赶往现场灭火。截至发稿,火灾已造成42人死亡。

  火灾发生后,电视、广播、网络等媒体纷纷进行了直播或转播,熊熊大火牵动了每一个上海人的心。由于着火的是高楼,所以当时有不少市民目击了现场的滚滚浓烟。

  据了解,着火的是静安一小区的1号楼,整幢楼有28层,已建12年,为商住两用,每层有6户,1到3层为商户。

  昨晚,事发小区3幢楼约500户居民被建议安排到外面宾馆住宿。21时,昌平路728号4楼的安置点家属信息核对处,挤满了还未找到家人的家属,工作人员将失踪人员信息一一记录。

  周边道路被交通管制

  事发后,小区的两个出入口附近均停留着大量消防车和警车。

  昨天14时45分,常德路和胶州路附近,大火弥漫。整个常德路路段已被警方警戒。

  当时,小区的两个出入口附近均停留着大量消防车和警车,而围绕小区的余姚路、常德路、胶州路、昌化路全都围满了观望的路人,这四条路和范围更广的安远路、西康路、康定路、延平路,全被交通管制起来。

  当时,整个1号楼从1楼到28楼全被淹没在火海中,每户住宅内都在燃火,很多大窗户都被烧裂,火势直往外冒。而大楼墙面架起的脚手架已被烧黑,过滤网早被全部烧成灰烬,部分钢架甚至烧成了红色。

  据居民介绍,由于昨天为工作日,除去上班的较年轻的工作人员外,整幢楼留守的多半为退休老人,有200多人。

  “还好今天是北风,要是西风的话其余两幢楼也肯定要被殃及,包围大楼的都是绿色的尼龙布和竹片等易燃的材料,着起来就不得了了。”2号楼8楼的住户告诉记者,“这两天3幢楼的外立面都在整修,政府花了3500万元,窗户说要换掉。平时施工队乱扔烟头的很多,没想到酿成这样的惨祸。”

  而据在华山医院伤者亲友介绍,当时由于该幢楼都在进行墙面整修,大部分住户平时都将窗户紧闭,也拉上了窗帘,很难知道外面的情况。直到火势较大时,多数住户才意识到了着火的情况。“如果能及时看到大楼着火,情况就会好很多。”

  居民称外墙过滤网先冒烟

  “20楼的外墙着火了,那个绿色的过滤网烧得吱吱响。”

  住在1号楼对面的李阿姨介绍,当时看到1号楼20层外墙的过滤网开始冒烟,由于是高层,借着风势很快烧了起来,并向上下左右四散开来。

  小区物业的工作人员王先生表示,昨天下午他在1号楼19层的公共部位修理电路,“修着修着就闻到一股烧焦味,后来发现窗户外飘来浓烟,跑过去伸出头一看,原来20楼的外墙着火了,那个绿色的过滤网烧得吱吱响。”被吓得不轻的王电工赶紧大喊“着火了”。

  由于火势较大,王先生没等到电梯上来,而是直接走消防通道,并一口气从19楼跑下到8楼。“在8楼的电梯口,我看到两位老人,夫妻俩,被吓得不知道要干什么,当时电梯正好快到8楼,我就立即冲上去按住了电梯按钮,拉着两个老人就进了电梯,到1楼后拼了命地往外冲。”王先生的双手、脸部全都是油灰,嘴角还留有血丝。

  大火越烧越猛蔓延至室内

  住宅屋内的火焰从窗口直蹿而出,将外墙的窗户烤得爆裂。

  15时20分许,大火燃烧近一小时后,火势越发猛烈,住宅屋内的火焰从窗口直蹿而出,将外墙的窗户烤得爆裂,整个大楼的外立面全被火包住。

  16时许,消防队员陆续将1号楼底层的大火扑灭,不断有年纪较大的居民被救下,并被医护人员送上救护车。记者看到,这些居民被抬下时身上并无明显外伤,但脸色惨白几无血色。据120救护人员介绍,这些人可能是被浓烟熏呛所致,属于呼吸性损伤,有致命危险。

  现场一名50岁左右的男子,满脸是血。据他介绍,自己家住12楼,火灾发生前他在外面,而妻子留在楼上。看见火势逼人,很可能危及妻子的生命,这位男子拼了命冲进了大楼。由于大火后电梯失去了运营能力,男子直接爬楼梯冲上了12层,敲门后无人应答,打家里电话又无人接听。以为妻子不在家后,男子又跑下来,后得知妻子还在屋内并未外出,于是又重新冲上了12楼,踹开了门,此时家中已经着火,妻子就在火海中挣扎。男子冲进去一把将妻子抱着拖到了门后,又跌撞着从消防通道跑了下来。

  隔壁楼居民也下楼疏散

  “突然我感觉屋里有一阵烧焦的烟味,一摸窗户都发烫了。”

  火灾发生后,着火楼旁边楼的居民也采取了自救措施。在昌平路常德路路口,身穿睡衣的张阿姨手里抱着外甥女,焦急地望着着火大楼。她的家就住在着火大楼旁边的2号楼28层顶楼,房间的正对面,就是起火大楼。

  “当时,我正在房间里上网,老伴和外甥女正在睡觉。突然我感觉屋里有一阵烧焦的烟味,一摸窗户都发烫了。我赶忙打开窗户。”回忆起事发一幕,张阿姨惊魂未定,打开窗户后,对面大楼中间部位的脚手架已经浓烟滚滚,还有几个脚手架往下面掉,从对面传来像放鞭炮一样的“劈啪”响声,玻璃窗已经被烧焦了。“逃出门的时候只是脚手架在烧,下来之后火苗已经蹿进屋里了,大火是从外面烧到里面的。脚手架上的工人正在向下面扔泡沫,但对面大楼的一些住户好像浑然不知,下面马路上已经聚集了不少围观群众。”

  “随后我赶忙叫醒老伴,抱起外甥女穿着睡衣就下楼了。我下楼的时候还有电梯,到了1楼后物业切断了电源,电梯不动了。屋里和楼道里全黑了。”张阿姨说。

  一旁张阿姨的丈夫表示:“停电后,楼道里很多人都纷纷掏出手机,借用手机微弱的光线下楼,但大家心态都比较稳定,没有出现争抢的情况。”

  不见亲人,家属情绪悲痛

  火势变大后,有数十名居民跑上了顶楼的平台等待被救援。

  胶州路昌平路口,住在5楼的徐先生和老伴呆站在警戒线外,太太扶着先生,徐先生两眼无神地看着自己的家淹没在火海之中,两位60岁左右的老人就这么站着看着自己的家。“只要人没事就行了。”老伴这么安慰着徐先生。

  相对于及早逃生的老人,在工地施工的民工可谓逃生无路。15时左右,一个工人冲进警戒线,神情慌张,“我还有十几个工友被困在楼上。”他告诉记者,工友们当时都在施工,下面着火后只能往楼顶上逃。

  据居民介绍,火势变大后有数十名居民跑上了顶楼的平台等待被救援。由于顶楼的火势较大,浓烟滚滚,直升机救援人员很难进行索降。

  现场目击者徐师傅表示,当时看到着火楼楼顶的东北角处还站着几个人,不停地朝这边挥手,因为距离太远,烟雾越来越大,没看清是居民还是施工人员。但后来楼顶上就没再看见人了。“着火大楼2楼的一小伙子说,当时看到有人穿着睡衣跳到两楼的平台上,楼上不时有烧焦的东西掉下来。”

  16时30分左右,下班的人陆续回家,21楼的一位中年女子情绪激动,自己的丈夫还被困楼中。

  在现场,还有一名中年女子王阿姨泣不成声,不时用手帕擦拭着夺眶的眼泪,在两名亲友的搀扶下蹒跚而行。“已经打了一个小时都没打通啊……她还年轻啊……呜呜……”女子一下子瘫在了地上,她的丈夫,在火场里一直没有音讯,手机也无法接通,意识到丈夫凶多吉少,女子已经哭成了泪人。

  “18时15分,女儿给我打来了最后一个电话……之后就……一直联系不上了……”王阿姨眼眶已经通红,手里却还不停地拨动着手机。

  18时30分,现场大火基本熄灭,但在这个悲伤的夜晚,上海无眠。(东方早报)

时间:2010年11月15日
地点:上海市 上海市静安区胶州路707弄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