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共产党员亨利·诺尔曼·白求恩纪念馆

生平简介

白求恩-简介
 

 

      亨利·诺尔曼·白求恩(Dr. Henry Norman Bethune)是加拿大共产党党员、国际著名的外科医生。为了帮助中国人民的抗日斗争,于1938年初不远万里,突破重重阻挠,来到延安 ,同年6月进入晋察冀抗日根据地, 带领流动医疗队活跃在山西、河北两省。他总是不顾危险,亲临前线,就地施行医疗手术,从而大大减少了伤病员的死亡,挽救了许多战士的生命 。同时,他还帮助方兆元等八路军医 护人员提高医疗水平,为部队培养了 一批合格的医护工作者。他对工作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极端的热忱,从而赢得了根据地的干部、战士和老乡的尊敬和爱戴。在共同的战斗中,白求恩也对八路军和根据地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在一次手术中,他的手指不慎被割破而遭感染,抢救无效,不幸逝世。他的形象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白求恩-白求恩生平简介
  诺尔曼·白求恩(Norman Bethune)(1890.3.3~1939.11.12),加拿大共产党员,国际共产主义战士,著名胸外科医师。1890年3月3日生于加拿大安达略省格雷文赫斯特镇一个牧师家庭。青年时代,当过轮船侍者、伐木工、小学教员、记者。1916年毕业于多伦多大学医学院,获学士学位。曾在欧美一些国家观摩、实习,在英国和加拿大担任过上尉军医、外科主任。1922年被录取为英国皇家外科医学会会员。1933年被聘为加拿大联邦和地方政府卫生部门的顾问。1935年被选为美国胸外科学会会员、理事。他的胸外科医术在加拿大、英国和美国医学界享有盛名。
  1935年11月加入加拿大共产党。德、意法西斯支持F.佛朗哥发动西班牙内战,他于1936年冬志愿去西班牙参加反法西斯斗争。中国抗日战争爆发后,为了援助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1938年3月,他受加拿大共产党和美国共产党派遣,率领一个由加拿大人和美国人组成的医疗队来到延安。8月,任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卫生顾问,悉心致力于改进部队的医疗工作和战地救治,降低伤员的死亡率和残废率。把军区后方医院建设为模范医院,组织制作各种医疗器材,给医务人员传授知识,编写医疗图解手册。倡议成立了牿外科医院,举办医务干部实习周,加速训练卫生干部。组织战地流动医疗队出入火线救死扶伤。为减少伤员的痛苦和残废他把手术台设在离火线最近的地方。11月底,率医疗队到山西雁北进行战地救治,两昼夜连续做71次手术。
  1939年2月,率18人的“东征医疗队”到冀中前线救治伤员,不顾日军炮火威胁,连续工作69小时,给115名伤员做了手术。有一次,当某伤员急需输血时,他主动献血300毫升。他还倡议成立并参加了志愿输血队。有些伤员分散在游击区居民家里,他和医疗队冒着危险去为他们做手术。4个月里,行程1500余里,做手术315次,建立手术室和包扎所13处,救治伤员1000多名。为了适应战争环境,方便战地救治,组成流动医院,组织制作了药驮子,可装做100次手术、换500次药和配制500个处方所用的全部医疗器械和药品,被称为“卢沟桥药驮子”;制作了换药篮,被称为“白求恩换药篮”。7月初,回到冀西山地参加军区卫生机关的组织领导工作,提议开苏卫生材料厂,解决了药品不足的问题;创办卫生学校,培养了大批医务干部;编写了《游击战争中师野战医院的组织和技术》、《战地救护须知》、《战场治疗技术》、《模范医院组织法》等多种战地医疗教材。还将自己的爱克斯光机、显微镜、一套手术器械和一批药品捐赠给军区卫生学校。
  1939年10月下旬,在涞源县摩天岭战斗中抢救伤员时左手中指被手术刀割破,后给一个外科传染病伤员做手术时受感染,仍不顾伤痛,坚决要求去战地救护。他说:“你们不要拿我当古董,要拿我当一挺机关枪使用。”随即跟医疗队到了前线。终因伤势恶化,转为败血症,医治无效,于11月12日凌晨在河北省唐县黄石口村逝世。17日,晋察冀边区党、政、军领导机关和驻地群众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12月1日,延安各界举行追悼大会,毛泽东题了挽词,并于12月21日写了《纪念白求恩》一文,号召中国共产党员学习他的国际主义精神和共产主义精神。1940年4月,在河北省唐县军城南关建立了白求恩墓。晋察冀军区决定将军区卫生学校和模范医院分别命名为白求恩卫生学校和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1952年,白求恩的灵柩迁入石家庄烈士陵园。

 

 

 

白求恩-白求恩大事年表
  1890年3月3日白求恩出生在加拿大北部小镇格雷文赫斯特。
  1916年毕业于多伦多大学医学院,获学士学位。
  1922年被录取为英国皇家外科医学会会员。
  1923年,白求恩通过了非常严格的考试,成为英国皇家外科医学院的临床研究生。
  1926年夏天,白求恩不幸染上了肺结核。
  1928年初,病愈后的白求恩回到加拿大蒙特利尔,成为皇家维多利亚医院加拿大胸外科开拓者爱德华-阿奇博尔德医生的第一助手,期间他发明和改进了12种医疗手术器械,还发表了14篇有影响的学术论文。
  1933年被聘为加拿大联邦和地方政府卫生部门的顾问。
  1935年被选为美国胸外科学会会员、理事。
  1935年11月加入加拿大共产党。
  1936年冬志愿去西班牙参加反法西斯斗争。
  1937年12月前往纽约向国际援华委员会报名,并主动请求组建一个医疗队到中国北部和游击队一同工作。
  1938年1月2日,他带着足够装备几个医疗队的药品和器材,从温哥华乘海轮前往香港。
  1938年3月31日,率领一个由加拿大人和美国人组成的医疗队来到中国延安。毛泽东亲切接见了白求恩一行。
  1938年8月,任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卫生顾问 。
  1938年11月至1939年2月,率医疗队到山西雁北和冀中前线进行战地救治,4个月里,行程750千米,做手术 300余次,建立手术室和包扎所13处,救治大批伤员。
  1938年7月初,回到冀西山地参加军区卫生机关的组织领导工作。创办卫生学校,培养了大批医务干部;编写了多种战地医疗教材。
  1938年10月下旬,在涞源县摩天岭战斗中抢救伤员时左手中指被手术刀割破感染。
  1939年11月12日凌晨因手术中被细菌感染转为败血症,医治无效在河北省完县黄石口村逝世。

 

 

 

白求恩-白求恩的故事
      1938年初,加拿大著名的胸外科专家白求恩大夫到中国来了。他不仅带来了大批药品、显微镜、X光镜和一套手术器械,最可宝贵的是,他带来了高超的医疗技术,惊人的组织能力和对中国革命战争事业的无限的热忱。
      他到达晋察冀边区后方医院后,第一周内就检查了520个伤病员。第二周白求恩大夫就开始施行手术。四个星期的连续工作,使147个伤病员很快又带着健康的身体回到前线。
      从此,哪里有伤员,白求恩大夫就出现在哪里。在晋察冀的一次战斗中,他曾经连续69个小时为115名伤员动了手术。他的手术台,曾经安在离前线五里地的村中小庙里,大炮和机关枪在平原上咆哮着,敌人的炮弹落在手术室后面,爆炸开来,震得小庙上的瓦片格格地响。白求恩大夫却在小庙里紧张地动着手术。他不肯转移,他说:“离火线远了,伤员到达的时间会延长,死亡率就会增高。战士在火线上都不怕危险,我们怕什么危险?”两天两夜,他一直在手术台上工作着,直到战斗结束。
为了保住伤员的性命,白求恩大夫把自己的鲜血输给了中国战士。他愉快地称自己是万能输血者,因为他是O型血。他还拿出自己带来的荷兰纯牛乳,亲自到厨房煮牛奶,烤馒头片,端到重伤员面前。看着他们贪婪地吃下去,微笑浮在白求恩的脸上。
一次,给一个头部中弹后引起感染的伤员做手术,匆忙之中,他竟忘记戴橡皮手套。切开头颅后,白求恩大夫赤手伸进去,用原已发炎的左手指去摸碎骨,摸到一片,像是考古学家突然在什么地方发现了甲骨文似的喜悦,他立即取出放在盘里,随即又用手指伸进去摸。白求恩大夫的心只注意着伤员,为摸出的一片片碎骨的喜悦情绪占有了。他总是得意地说:“又是一片!要是戴手套就摸不到了。碎骨铁片取不出来,伤员是很难好的啊!”但是却不知,病员伤口里的细菌,也从白求恩大夫发炎手指的伤口处溜了进去,种下了导致他生命垂危的毒种。
      白求恩大夫是一个技术精湛的战地外科医生。他除了做手术治疗之外,还亲自打字,画图,编写教材,给医务人员上课。他曾经在幽静的丛林中,给三百多学生上大课。他的讲台上放一个扩音机,身后挂着三大幅人体解剖图。他一边讲,一边指着图表。学生的海洋,鸦雀无声,埋头做笔记,静静地听着。白求恩大夫曾制定“五星期计划”,建立模范医院,作为示范来推动整个根据地的医务工作。他说:“一个战地的外科医生,同时要是木匠、缝纫匠、铁匠和理发匠。”他自己用木匠工具几下子把木板锯断、刨平,做成靠背架,让手术后的伤员靠在上面使呼吸畅通。他一有空闲,就指挥木匠做大腿骨折牵引架、病人木床,铁匠做妥马式夹板和洋铁桶盆,锡匠打探针、镊子、钳子,分配裁缝做床单、褥子、枕头……
     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白求恩大夫贡献了自己的一切,他以此为己任,以此为快乐。在他病重之时,他给聂荣臻司令员写了一封信,这是他最后的话。信是这样写的:
亲爱的聂司令员:
      今天我感觉非常不好——也许我会和你永别了!请你给布克写一封信——地址是加拿大托拉托城威灵顿街第十号门牌。用同样的内容写给国际援华委员会和加拿大民主和平联盟会。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十分快乐,我惟一的希望就是能多有贡献。
      也写信给美国共产党总书记,并寄上一把日本指挥刀和一把中国大砍刀,报告他我在这边工作的情形。
      把我所有的相片……日记……文件和军区故事等,一概寄回那边去,由布克负责分散。并告诉他有一个电影片子将要完成。
      ……
      将我永不变更的友爱送给布克以及所有我的加拿大和美国的同志们!
      两个行军床,你和聂夫人留下吧,两双英国皮鞋也给你穿。
      骑马的马靴和马裤给冀中区的吕司令员。
      贺师长也要给一些纪念品……
      给军区卫生部长两个箱子,尤副部长八种手术器械,凌医生可以拿十五种,卫生学校的江校长让他任意挑选两种物品做纪念吧。
      ……
      给我的勤务员邵一平和炊事员老张每人一床毯子,并送给邵一平一双日本皮鞋……
      每年要买250磅奎宁和300磅的铁剂,专为疟疾病患者和极大数目的贫血病患者。
      千万不要再往保定平津一带去购买药品,因为那边的价钱比沪港贵两倍。
      ……
      告诉加拿大和美国,我十分的快乐,我惟一的希望,是能够多有贡献。
      ……
      最近两年是我生平最愉快、最有意义的时日……
      我不能再写下去了!
      让我把千百倍的谢忱送给你和其余千百万亲爱的同志!
      ……
      白求恩大夫离开我们已有六十多年了,但是他的遗言仍响在人们的耳边:“不要难过……你们……努力吧……向着伟大的路……,开辟……前面的事业!”他的精神鼓舞着一代一代的人向前!
      1939年11月12日,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不幸以身殉职,逝世于中国河北唐县黄古口村。12月21日,毛泽东同志写下了光辉著作《纪念白求恩》。白求恩"毫不得己专门利人"的精神成为一座不朽的丰碑,鼓舞中国人民不断取得胜利,走向辉煌。
      在白求恩逝世60周年之际,白求恩精神研究会副会长,78岁高龄的张业胜先生讲述了当年白求恩大夫的几个故事。

 


 

白求恩-白求恩与"群众血库"
      1938年6月,白求恩在五台县松岩口军区后方医院讲授输血技术。"输血"在当时是一个比较新鲜的技术,中国在大城市只有少数几家医院才能开展。在野战医疗条件下输血,是人们连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白求恩大夫首先详细讲述了采血操作、标准血型制作、血型鉴定、配血试验、储存、运输、保管等基本知识,接着推来一名胸部外伤的患者说:"现在,我来操作,你们谁第一个献血?"
      "我来献。"32岁的卫生部部长叶青山挽起袖子。
      验过血型,白求恩大夫让叶青山和病人头脚相反躺在床上,拿出简易输血器。带着针头的皮管连接在他们靠紧的左右两臂静脉上,皮管中间一个三通阀门,阀门上联着注射器。白求恩把阀门通向叶部长,抽拉针栓,殷红的鲜血便流入注射器,再转动阀门,血液便流入患者体内。
      大家热烈鼓掌,战地输血在我军野战外科史上第一次取得成功。
      第二个病人推来了,白求恩主动躺在了他的身旁不容置否说:"我是O型血,抽我的。"
      消息传开,边区的农会、武委会、妇救会纷纷响应,上千人报名献血,很快组成了一支150人的献血预备队。白求恩高举地称之为"群众血库"。

 

 


 

白求恩-白求恩和"卢沟桥"

       1939年夏,白求恩在晋察冀卫生学校学习,讲授《野战外科示范课》。刚一上课,白求恩先对护士赵冲说,把"卢沟桥"打开。"卢沟桥"是白求恩为野战手术而设计的一种桥型木架,搭在马背上,一头装药品,一头装器械。护士把"卢沟桥"搬下来,拿出东西,不一会,手术台、换药台、器械筒、药瓶车、洗手盆等一一就绪,医生、护士、司药、担架员、记录员各就各位,简易手术室就布置好了。下一步是示范伤员进入手术的过程,伤员从门外抬入、搬动、解绷带、检查伤情、换药、包扎或手术都井然有序。第三步是手术室的撤收,全部用品有条不紊地归位,最后把"卢沟桥"驮到马背上。
白求恩大夫说,当一名好医生不仅要技术好,还要时刻准备上前线。

 

 

 

白求恩-白求恩和群众一起抗洪
      1939年7月间,连续十几天的特大暴雨使唐河水位猛增,泛滥成灾的洪水着河北完县神北村。这里驻扎着军区卫生学校。正在撰写《师野战医院组织与技术》一书的白求恩就住在学校隔壁。
      肆虐的洪水冲走了房屋、树木、秩序和庄稼。白求恩心痛极了。他站在河边脱下衣服,想下河捞取水中的农具,几名老乡死死地把他们住说:"我们不让你冒险。"白求恩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洪水威胁着卫生学校的安全,上级决定将学校转移到河西岩。白求恩知道后立刻找到学校说:"我水性好,我要参加你们的突击队"。没有渡船,大家用大笸萝绑在梯子上当运载工具。白求恩和突击队的小伙子们跳进水中,十人一排,手挽手,一趟一趟来回运送着物资。
      白求恩的侧泳游得很棒,他一边用力推梯子,一边还风趣地讲他在家乡湖中练习游泳的故事。

 

 

白求恩-"我不能亲眼看到新中国诞生了"
       1939年10月28日,"冬季扫荡"的日寇疯狂抗日根据地。在涞源泉孙家庄,哨兵催促正在做手术的白求恩大夫赶快撤离。白求恩却说:"加快手术速度。"当时躺在手术床上的战士叫朱德士,大腿粉碎性骨折。白求恩为了与敌人抢时间,不慎刺破手指。他将手指伸进消毒液中,浸泡了一下,坚持缝完最后一针才转移。10分钟后,敌人冲进村庄。
       白求恩的手指发炎了,炎症一天天加重。11月1日,又抢救一名丹毒合并蜂窝组织炎的伤员吴明。这是外科一种烈性传染病,发炎的手指第二次受到细菌致命的感染。后来,在手指疼痛的折磨中,他又连续做了13台手术,并写下了治疗疟疾病的讲课提纲。
       11月7日,白求恩病情迅速恶化,左肘关节下发生转移性脓疡,领导强迫白求恩向后方医院转移。当到达南太平地时,白求恩听到前言有枪声,便叫担架停下来,想到阵地看一看伤员。但此时他高烧已达40摄氏度,浑身瘫软。10日到达唐县黄石村,白求恩的病情已十分危险。大家很着急,白求恩却平静地说:"我得了脓败血症,没有办法了……请转告毛主席,我相信中国人民一定会获得解放,遗憾的是我不能亲眼看到新中国诞生了……
      11月12日清晨5点,白求恩大夫与世长辞,灵柩被秘密掩埋在村南青山秀水的狼山沟门。

 


 

白求恩-寄自白求恩家乡的明信片
赵勇田

 

  毛泽东曾赞颂过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帮助中国人民抗日斗争的诺尔曼·白求恩。1990年,在他诞辰100周年之际,我寄给白求恩的家乡一张明信片,表达了崇敬之情。没想到,不久,我收到了来自加拿大的、盖有中文印章的明信片……今年是白求恩诞辰117周年,而白求恩这个名字,在我记忆里存在了近七十年。
  
白求恩墓座托起“地球”

 

  在烽火岁月的1940年11月7日,我跟着一位首长到河北唐县军城南关镇出席“晋察冀边区抗日烈士纪念塔”落成典礼。次日上午,我们瞻仰了位于抗日烈士纪念塔西侧当年年初建成的白求恩墓。
  白求恩墓园占地10亩,四周用砖瓦修建成八角花棱院墙。墓座之上高高地托起一个地球形状的圆体,圆体上勾画着世界大洲大洋的轮廓,并明显标示出白求恩大夫出生的国度——加拿大。一尊汉白玉的白求恩全身雕像矗立在墓座前边。这里不仅是让人受教育的地方,也为山区军城南关镇增添了一处览胜景点。
  在墓园门口,我领到一份《白求恩生平事迹》简介材料。载明他出生时间、地点,青少年生活,做过战地救护等,他1935年加入加拿大共产党。女解说员口头介绍说,白求恩于1938年春到达中国陕北延安。6月,迎着炮火硝烟到达晋察冀军区,聂荣臻司令员任命他为军区卫生顾问。1939年11月为伤员做手术时左手中指受到致命的感染,11月12日晨5时20分与世长辞了,享年49岁。
  那年我15岁,白求恩的名字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扉上。后来,我听说了白大夫生前的好多往事。1938年10月下旬,八路军第359旅719团教导员彭清云在战斗中右肘关节中弹,白求恩奉聂荣臻司令员命令,骑马去救护彭清云,在民房炕头上为他做截肢手术,并把自己的血输给了彭清云。20多岁的彭清云,起死回生。这一年的12月,雁北明堡战斗中,第359旅717团参谋长左齐右臂被日军机枪打断,危难中又是白求恩大夫为他做断臂截肢手术。这两位没有右臂的红军干部,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之后,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那时,他们是我的直接领导。
  

白求恩-一缕夕阳洒在白求恩身上
 

      黑白照片《白求恩大夫》是一张世人熟悉的照片,画面上右边弯腰做手术的人,是中国人民熟悉的身影,他就是著名胸外科医生诺尔曼·白求恩。
  这张照片的拍摄者是我国著名摄影家吴印咸。当时他是八路军总政治部电影团团长、随军记者。在烽火连天的战场上他拍摄的《南泥湾》、《毛主席作报告》、《白求恩大夫》等经典照片,已列入中国历史文物档案。吴印咸用手中的照相机、摄影机为中国革命史留下了大量的文献性历史资料。
  《白求恩大夫》这张照片,是1990年吴印咸90华诞时,由他在照片右下角签名盖章送给我的。当时他是中国老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我是该会的会员。吴印咸于1994年9月7日与世长辞了。在吴老送我这张照片时,他回忆说,白求恩为八路军伤员做手术是在一座小庙里,由于那时没有闪光灯,给拍摄照片带来一定的难度。夕阳西下时,一缕光线从前侧方向正巧照在白求恩身上,于是便举起照相机,按下快门,白求恩大夫的感人形象记录了下来。
  吴老还说,1939年11月1日,白大夫为战士做手术时,因战事转移,手术器城包括皮手套已运走,因而没有戴皮手套,使受伤的中指受了致命的感染,链球菌侵入伤口,转为败血症。11月11日,白求恩的病情急剧恶化,他自己将肿大的手指割开,毒汁放出,下午亲笔给聂荣臻司令员写了遗书。11月12日凌晨5时20分,白求恩大夫在河北唐县黄石口村停止了呼吸。
  据悉,《白求恩大夫》这张黑白照片收录在1991年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八路军图片》第403页上。白求恩的家乡加拿大“白求恩纪念馆”内,把这张照片放大后,展在显要位置处。
  时隔多少年之后的今天,回顾耄耋老人吴印咸说过的往事,我再次仔细端详他拍摄的这张照片,甚为感动。
  

白求恩-白求恩医院为人民服务
  新中国成立后,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建在河北石家庄市。这座设备齐全、技术力量雄厚的综合医院,仍高举“救死扶伤”的旗帜,为驻军和当地群众服务。
  当年,我所在的军校就和这所医院为邻,她就成了我们健康的保护神。医生、护士们都以白求恩精神为指引、以白求恩为榜样,诚心实意为伤病员着想。1955年,我的女儿就出生在这所远近闻名的医院里。
  建国初期,白求恩墓从河北唐县军城南关镇迁至石家庄“华北军区烈士陵园”内。在墓前,立起了白求恩全身汉白玉雕像,威严、可敬。我多次带领战士们在白求恩像前过党日、过团日,也常带着儿女们瞻仰白求恩像或参观白求恩纪念馆。
  我常想,那时和后来的人们为什么这么怀念白求恩呢?因为白求恩在二十世纪人类最黑暗的时刻,在中国亿万人民苦难的日子里,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与中国人民同甘共苦,在一次为伤员施行急救手术时受感染逝世,让一代伟人毛泽东悲痛、沉思,因而几代人传承他那不朽的精神。我们今天怀念白求恩,是因为这个名字仍然让我们感动和奋进,他告诉了人们一个人生经久的话题:究竟应该怎样对待生?又该怎样看待死!
  

白求恩-白求恩故居用上“中文”印章
 

 

  1990年3月3日,是诺尔曼·白求恩诞辰100周年,中国、加拿大同时发行两枚以白求恩头像为主画面的纪念邮票,邮票上印着中、加两国文字。我虽然不集邮,但出于对白求恩的怀念,仍挤在北京宣武门邮票总公司大厅买到了当日发行的这两枚纪念邮票,并顺手在邮票上加盖了纪念“诺尔曼·白求恩一百周年”特制的纪念图章。
  当日,我把贴有纪念邮票的《中国人民邮政明信片》寄给曾由白求恩大夫截肢的彭清云将军,他用左手挥笔写下:“白求恩给了我第二次生命”11个大字。时隔不久,曾任济南军区副政委的左齐将军来京,他一看到我手中明信片上的白求恩头像,眼含热泪,激动地伸出左手持笔挥写“救护我于危机之中的白求恩大夫”。
  我为了更深层地对白求恩大夫的思念,奇想把中国发行纪念白求恩的两枚邮票寄往加拿大白求恩家乡故居去,让他们给签名或盖章,作为中、加友谊的象征,永久存念。
  为此,我以“中国公民”的名义起草了一封寄加拿大安大略省格雷文赫斯特白求恩故居的信稿,说明我的思考和愿望,请他们在我寄去贴有纪念白求恩百年诞辰邮票的明信片上签名或盖章后再寄给我。此信译成加拿大文。
  这封将飞向遥远国度的信件,1990年3月26日离开北京。谁能想到,时隔8个月后,我收到了来自加拿大白求恩故居寄来贴着加拿大印制纪念白求恩百年诞辰邮票的回信。当我拆开这封漂洋过海的信件时,一个惊人的喜讯,令我万分高兴,不仅得到了对方的复函,还在我寄去的明信片上盖了刻有中文字样的“白求恩故居”圆形图章。
  一幅小小的明信片,承载着中、加两国人民的深厚友谊,传颂着白求恩那无私奉献的国际主义精神。这真是“明信片飞万里,中加友谊情深。”
      白求恩的一生是我们想象的平方.永别了,安息吧. 
      白求恩实践了父亲对他的教导:"要去人们最需要的地方."1972年加拿大政府追认白求恩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英雄.  

 

亨利诺尔曼·白求恩1890 03.03 - 1939 11.12
海外 加拿大安大略省格雷文赫斯特镇